中国正在修订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它会给奶粉配方注册带来啥影响?

  奶粉配方注册是众多公司眼下的头等大事,但无论是已经拿到证书还是正在申请的海内外公司,这里都还有一个消息需要重视——中国正在修订婴配食品的标准,这包括了婴幼儿配方奶粉。这会对目前紧锣密鼓进行中的奶粉配方注册产生什么影响吗?     放心     “每次我一说要修订标准的时候,就有很多企业站起来反对说,我们刚拿到注册证书,你就要修订。”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应用营养一室主任韩军花说。8月26日,在呼和浩特举行的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第二十三次年会的一个分论坛上,她明确表示:“请大家放心。”     韩军花在乳协年会分论坛上做《我国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修订——现状与方向》的主题演讲。     韩军花在论坛上表示,标准修订工作在今年之内完成很有难度。等到修订完了,明年开始征求意见讨论,一直到拿到行政许可应该也要等到2019年、甚至2020年才能正式发布。     “而且,我能明确地说,这次标准修订是要与目前配方注册的要求相匹配的。”韩军花说,“所以,在这一点上,大家大可放心。”     但新的标准伴随着新的变化,依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尽管此次最新的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修订不影响目前的配方注册,但一旦公布后,仍然对企业带来一些影响。     韩军花特别希望在座的企业,即便注册证书拿到了,但是也别忘了跟踪一下国标修订的进展,因为下一步修订可能就会对营养素做明确的修订。     以蛋白质含量为例,新标准将对数值进行修订。“我提醒一下,如果你的(产品)目前蛋白质含量特别高,一定要想办法在将来的配方修改过程中降一点。”韩军花说。
  借鉴     这一次中国的修订工作,将参考国际食品法典对于婴配方食品的最新标准修订,同时参考欧盟、澳新、美国等国家的婴配食品最新标准。     中国现行的婴幼儿配方食品的系列标准     据介绍,国际法典对于婴幼儿配方食品有两个标准:Codex 72(针对0-12月龄内)和Codex 156(针对大于6月龄、小于36月龄)。     “72目前没有国家提出有修订意愿,而Codex 156是从2011年开始一直修订至今。”韩军花表示,Codex 156修订工作已经进行了6年,但预计最早仍要到2019年才能完成。     据悉,Codex 156标准已经修订完成的部分中,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以12个月为界限,分成了两个年龄段的两个不同的标准,分别对应相应的营养素含量,而且营养素含量做了明显的调整。比如,6-12月龄产品蛋白质含量原来的标准是3.0-3.5g(每100kcal),现在修订完以后是1.8-3.0g(每100kcal)。     “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变化,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国家的产品是按照之前的国际法典来生产的,它的产品现在按新标准的蛋白质含量来看,是100%不合格的。”韩军花说。     “当然,这个变动也是经过很多年很多专家的争论之后,最终确定下来的。”她表示。     在国际法典156的新标准中,其他的一些营养素数值也做了比较大的调整。很多维生素、矿物质的含量相比之前的标准都做了一个非常大的修改,有的是把范围缩窄了,有的是在没有上限的情况下加上了一个上限。
  修订     从去年开始,中国启动婴幼儿配方食品系列标准的修订。     韩军花表示,参考国际标准修订的变化趋势,我国已积极开展相关工作,包括可选择成分市场使用情况的调查和分析,研究配方粉营养素贡献率,建立市售产品中各营养素实际含量值数据库等。     从立项开始已经明确的第一个大的修订方向,即按照国际法典的变动趋势,同样把GB10767分成两个标准,一个是适用较大婴儿配方食品(6-12个月龄),一个是适用幼儿配方食品标准(12-36个月龄)。     “那么,按照年龄段,跟我们现在的产品注册和产品售卖时的一二三段是完全对应的,以后完全不存在说二段和三段都是遵循的GB10767,将来就会遵循两个不同的标准。当然很多指标也是交叉的。”韩军花表示。     小食代留意到,专家组有对市售产品实际营养素含量做了大量调研,也分析和考虑了指标变动对于现有市场产品的影响。     “我们有5000多个产品的数据库,这5000多个产品里这个年龄段的产品,蛋白质实际含量在什么范围之内,如果我调整了之后,会影响多少产品,这些我们都做了详细的分析。最后,提出在新标准里,该营养物质的建议值,包括含量和质量要求。”韩军花在会上说。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6月7-8日,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在北京组织了婴配食品系列标准修订工作组第一次会议。     会议认为,对于婴儿配方食品,目前的大部分营养素含量满足婴儿需求且不会带来过量风险,建议维持;较大婴儿配方食品现有标准中部分数据应根据最新科学证据予以修订,部分营养素下限值需要调整,大部分营养素需要设定上限值;在现有证据的基础上根据我国幼儿营养现状,尽量提出幼儿配方食品科学建议值。     据介绍,目前主要修订方向包括:     一是以最新研究证据为准。比如,根据相关科学依据,将降低产品中蛋白质含量要求,特别是2、3段产品。     “现在的含量范围太高了,肯定要降,因为全世界可能只有中国这么高。”韩军花表示,其他各种营养素也全部进行了重新评估,“很多营养素也在变化,有些营养素变化很小,完全能覆盖现在市场产品的情况,有些变化相对较大,所以也希望后期征求意见的时候,大家多提意见。”     二是跟踪国际法典进展;三是与目前注册的要求相匹配;四是与基础标准有效衔接。     韩军花在论坛上称,下一步的工作,更多可能是跟其他一些标准衔接的问题,尤其是检验方法的衔接问题。     “前段时间核苷酸的检验标准发布,至少有8家企业打电话给我说,按照新标准我们的产品就不合格了,我们本来是合格的。”她说,“这个我们反复跟检验方法组沟通,也跟很多专家沟通,也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下面马上举办一个检验方法和指标的专门的研讨会。”
  观点     值得注意的是,韩军花还在会上提到了欧盟2014年发布的一份重磅科研报告,把所有的营养素做了一个详细的评估,给出了婴幼儿配方食品中必需成分的科学意见。韩军花提到这份报告两个需要重视的观点:     第一,配方粉和母乳的关系。“并不是所有母乳里发现的成分,我们都要加入配方粉里。”韩军花说,存在于母乳中的某种物质并不一定表明这种物质对婴儿有特殊的功效,母乳中某些营养物质的浓度也不一定反应婴儿的需要,可能更反映了母亲的膳食摄入情况,“所以更多地需要根据喂养实验和结果来判断。”     第二,营养素含量的科学观点。“很多企业往往在生产配方粉的时候,将标准里的上限值作为目标值,其实下限值才应该作为目标值。”     韩军花表示,上限值是为了控制质量、保证安全而不得已设的一个值,它的科学依据是不足的,而下限值是更具有科学依据的,是根据需要量算出来的推荐量。所以说,要把下限值作为一个企业配方设定的一个目标值。     “当然,你在保证最低含量的基础上,要考虑货架期、检测方法、检验误差的损失,然后设定企业内部的一个控制数值,但是千万不要把最高含量设为产品的目标值,这样有违法规本身的初衷。”她说。